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由爱故生忧,由爱故生怖,若离于爱者,无忧亦无怖。

这话可真是说得好,她以前怎么就想不明白呢?

莫诗意长长地吁出一口气,为前世也为今生。

想明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,莫诗意直接对着沈穆寒开嘲,“我是不是该夸你一句,真够痴情的?”

“先是我被你当做是莫莎莎的爱情替身,如今就连《天下》剧组里头的女三号巫琪儿和裴子搭个戏都能让你恼羞成怒。”

“那么,是不是以后再碰上哪个像莫莎莎的女人做了什么丑事,你都要推到我身上?呵呵,我是有多倒霉,才会这样被你狠狠报复,就因为……那些所谓的巧合?”

字字句句的责问,饶是沈穆寒心有恼怒也觉得她在无理取闹,“你没有做过的事情,我自然会查明白,绝不冤枉了你。”

一听到莫诗意说起自己还在拍摄中的《天下》,裴子深突然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,连忙掏出手机取消掉飞行模式。

这信号一连通,就看到了经纪人给他发的几十条信息和电话,粗略看看就马上明白网上现在发生了什么。

裴子深不觉又惊又怒,还没来得及想好应该怎么处理网上炸了锅的突发事件,就看到莫诗意已经跟在沈穆寒身后准备一道离开。

虽然还不清楚她到底是怎么知道那视频出自《天下》里的片段,以及参演的艺人又有哪些,因为这部电影是全程秘密进行拍摄的。

但心慌之下,还是促使裴子深连忙拉住了她的手,“别走,剧组里的事我会处理,绝对不会让你受任何伤害。”

莫诗意一脸温和而又坚定地扯开了他的手,“我都知道。既然有人要算计我跟你,那我肯定会把那个人给揪出来。”

因为她突然意识到,她不能、也无法再逃避下去了。只有勇敢地跟命运争一争,才有希望将上一世的悲剧翻盘。否则,她又为何要将她的服装品牌命名为“蒂斯芙尼”。

裴子深拗不过莫诗意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又再度进了沈穆寒这个狼窝,胸中郁气翻涌,“沈穆寒,既然你不仁,也就莫怪我不义。”

从取车,再到路上一路飙车,沈穆寒一直都没有再出声,唯有他手上勃起的青筋泄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。

莫诗意跟随着他进了门,还没来得及换鞋,就被他困压在墙上,动弹不得。

“我没有结扎的事情,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”

有那么一瞬间,莫诗意以为自己重生的秘密暴露了。

可就是这么一瞬间的迟疑,落在沈穆寒的眼里,却成了她在心虚的表现。

“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?说这些话又有什么居心?”

莫诗意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痛楚,咬着牙道:“你想问什么不如直接说出来。只不过,我说的话,你真的还会信吗?”

眼见沈穆寒没有了回答,莫诗意又故意刺激他,“没有信任的婚姻我真的不需要。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民政局拿个离婚证,来个好聚好散吧。”

“莎莎的死是不是和你真的没关系,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弄清楚,我绝对不可能放你走。”

与此同时,别墅大门外。

龚铃兰一脸慈爱地带着莫箐箐走了进来,“箐箐你就是太害羞了,听伯母的话,遇到喜欢的就赶紧下手。说到底,还是我的儿子不好,耽误了你。”

“伯母说笑了,沈哥哥对箐箐一直都很好。我只希望,沈哥哥能快点从那件事走出来。”

龚铃兰看着乖巧地挽着自己手臂的莫箐箐,又想到自己那倔强的儿子,怅然地长叹一声,“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……”

莫箐箐笑笑,见门是虚掩的,便上前主动替龚铃兰推了开来,然后便是一脸的错愕。

“沈哥哥你在啊?你们……你们在做什么!”

惊慌失措的女高音,瞬间刺痛耳膜。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