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莫箐箐那一声尖叫,活像是在捉奸一样。

听着就刺耳。

“闭嘴。”

莫箐箐被沈穆寒噎了这么一下,瞬间眼里泛起了水雾,颇为委屈地瞅着对方。

莫诗意特别想知道,当她的伪装被人一层一层地剥下来以后,又有谁再护着她?呵呵……

但现在,龚铃兰显然是莫箐箐最坚实的后盾,“儿子,箐箐她陪着我逛了一整天,就为了给日夜操劳的你熬一锅秘制鸡汤。你不心疼她为此粗糙了手也就算了,你看看你,大白天的不在公司里上班,居然还和这个女人在鬼混!”

“鬼混?夫妻之间自然是在做夫妻之间该做的事情了。怎么,这位小姐也有兴趣?”

这暗暗指责莫箐箐会成为第三者的话不可谓不毒,至少莫诗意从莫箐箐的脸上看出了难堪的意味。

“我没有!”莫箐箐怯怯地走到沈穆寒面前,“我只是听伯母说起沈哥哥最近忙工作,很辛苦,所以过来想看看能帮点什么,也希望沈哥哥能明白我这番心意……”

“插足别人家庭的心意吗?”

三番两次地被恶意打断,莫箐箐心里头暗恨。可偏偏她又不能表现出来,免得落人口实。

“你闭嘴。”龚铃兰沉了脸,“穆寒,你看看你娶回来的是个多么上不得台面的货色!箐箐好心好意地来看你,可不是过来受侮辱的,今天,你可必须要给个说法!”

莫诗意嗤笑,“说法?是要用钱砸我出门,还是要给这位喜欢了我丈夫多年的莫箐箐小姐正名,给她这个沈夫人的位置呀?”

“你血口喷人!”

“你敢说你从未喜欢过沈穆寒,以后也绝不会觊觎他身边的位置,否则就遭天打雷劈?”

“我……”

就是莫箐箐的这一迟疑,让沈穆寒电光火石之间从莫诗意的步步紧逼之中看明白了一些事情。

而时刻留意着现场的莫诗意自然就发现了他们神色间的变化,冷眼旁观的同时不由暗嘲自己上辈子的傻。

若不是自己上辈子沉迷爱情而不懂得多观察周围的人一眼,也不至于落得个烈火焚身的下场。

是她太傻。

莫箐箐还想再说些什么,想要开口之时就被沈穆寒给截断了。

“对了箐箐,你明天把我之前手术的资料拿到我的办公室来。”

莫箐箐脸色瞬间起了变化,再也维持不住平静的模样,笑得很勉强,“沈哥哥,你怎么会突然想到那件事?过了那么久,这一时半会的,资料不太好找啊。”

莫诗意适时插话,“是不好找,还是不存在?又或者是,那场手术你只是骗了我丈夫,实际上并没有真的做过?”

“是那样吗?”

见莫箐箐没有回答,沈穆寒又重复地问了一遍。

莫箐箐不觉恨得要死,要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,她绝对会第一时间收拾了莫诗意,哪里还会让自己陷入这么被动的局面?

只是她的心机确实够深,再抬头,表情已经重新调整到位,“沈哥哥你……都知道了?我怕你以后会后悔,会一直没办法从莎莎那件事理走出来,我实在是不忍心你一直自责于那件事。都是我不好,不该违背你的意思,沈哥哥你不要怪我了好不好?”

大概任何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人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,都会是忍不住心软放过她。

可是,莫诗意和她有仇!

“所以你就为了不让你的沈哥哥自责,又将莫莎莎的死因牵扯到我身上,正好可以合了你的意除掉我折磨我,又能牢牢地将他绑在你身边,这可真是好算计啊!”

莫诗意步步紧逼,今天她势必要将那些旧事重提,扯下莫箐箐伪装白莲花的一层皮!

谁知,被冷落已久的龚玲兰却在莫箐箐犹豫的当口,找寻存在感似的横插进来一句,“什么手术?儿子,你之前做过什么手术,妈怎么不知道?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