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所谓,三个女人一台戏。

而这三个人女人偏偏又是他的母亲,他的妻子,和他最爱的前女友的姐姐!

沈穆寒颇为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最终果断地将自己的母亲推去了厨房,“妈,既然箐箐难得来一趟我们家,你可以开始准备晚餐了。”

“不是,儿子,你还没告诉妈,到底什么手术?”龚玲兰却还有些不依不饶。

“手术的事情,我有空再跟你细说,你先做饭。”说罢,沈穆寒便抢先一步将厨房的门关上了。

与此同时,莫箐箐趁着沈穆寒跟自己的母亲在厨房里说话,她瞬间变脸,恶狠狠地逼近了莫诗意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沈哥哥的那场手术?”

“呵……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”莫诗意轻笑一声,又将这个重复的回答送给了莫箐箐。

莫箐箐忿忿地咬紧了牙关,眉头紧皱,“你居然调查我?”

有那么一瞬间,她似乎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莫诗意分外陌生。主要是因为,她着实想不通,这个贱丫头到底突然哪里来的能力,可以将事情调查得如此透彻!

“就许你颠倒黑白,不许我说句实话了吗?”莫诗意好整以暇地抱住了自己的胳膊,眼神中还带着几许轻蔑。

上一世的她直到死时才了解了全部的真相,那么重活一次,她当然要设法改变原先的局面,绝不能再枉死过去。

莫箐箐余光瞥见了男人从厨房里出来,她随即稍稍往后退了一步,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,瞪大双眼作出了不可思议状。

“你说什么?原来莎莎,真的是你雇人撞死的!为什么?虽然我们跟你不是同个母亲生的,但她好歹也是你的妹妹啊!”

面对这突然反转的剧情,莫诗意也呆愣了片刻,没能马上接话。

结果下一秒,沈穆寒周身裹挟着极寒之地的冷风而来,一把捏住了她的肩膀,依稀都能听见骨头咯吱咯吱的声响。

“莫!诗!意!果然就是你,害死了莎莎!”

“我买凶杀人?”莫诗意总算回过神来,顾不得肩膀上传来的疼痛,斜着眼睛看向了站在男人身后的一脸幸灾乐祸的莫箐箐,下面的话都是对她说的。

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就被你那个小三上位的妈妈撺掇着莫岐山将我赶了出去,他那种人怎么能是我爸?上学的钱都是他以‘借’的方式给我,我从小到大忙着还钱都来不及,哪里还有闲钱去买什么凶手?”

听到“小三上位”四个字,沈穆寒蓦地蹙眉。

为什么莎莎还有箐箐都口口声声地告诉他,这个莫诗意才是小三的女儿,他们莫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女?

这其中,难道还有自己没搞清楚的误会?

莫箐箐怎么也没想到,一向好欺负的莫诗意今天居然这么牙尖嘴利,眼看着沈哥哥似乎有了怀疑之心,她赶紧上前一步,故作柔弱地还击了回去,“我妈妈早在你妈妈跟我爸相亲以前就相爱了,明明就是你妈妈仗着家里有钱,非要嫁给我爸!至于钱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身子更是偷偷地往沈穆寒那边靠了靠,眨巴着无辜的双眼看向他,“沈哥哥,你知道我爸当初为什么一气之下会将诗意妹妹赶出去吗?其实,其实是我们有一次放学,被几个朋友拉去酒吧玩,结果刚好看见诗意妹妹她……她穿着暴露地坐在一个老男人的怀里!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