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季安安总是做着同一个梦,梦见她蒙着眼睛,在黑暗中走着,寻找回家的路。

苏家在一片朦胧的黑色雾气中,亮着温馨的灯光……

她往前跑,越来越远。

每次醒来,一身大汗淋漓,北冥少玺就会关心地擦去她的汗,将她抱在怀里直到天亮。

后来,大boss只好再次请动了摩尔先生,制作了一首深度安眠曲。

季安安终于能不做梦一觉睡到天亮了,可在梦里不能发泄,白天更不能表现出来,反而越发地让她压抑。

她不能难过,她已经拥有那么多幸福了,怎么还可以贪心地难过?

任何人都不能再她面前提到顾南城,想到他,她就会失控地难受。

三个月后,百日宴——

Leo抱着只有一百天的苏母,在房间里跑着:“茜茜,把妹妹让给爸爸,我跟他交换。”

季安安正从楼上走来,额头滴汗。

苏母已经重回婴儿时期,取名北冥兰婗,季安安对她的感情太复杂了。

上一世据说是她的表妹+闺蜜,这一世是她的母亲。

现在苏母又逆生长了,季安安不打算留她在身边,辈分叫起来混乱,她的情感也太乱。#@$&

“百日宴以后,就把她送去季家养着?你想她了,可以随时去看看。”

北冥少玺走过来说,眼眸只有在看着她时,才是深情的。

“爸爸,她跟你,换茜茜!”leo捧着苏母说。

北冥少玺嘴角一扯,脸当场就黑了:“滚一边去。”

“那,NANA阿姨跟你换!”%&(&

“谁在聊我啊!”NANA从楼上下来,打了个喷嚏,“小包子,我对你爸爸可没意思……”

Leo是恨不得拿全世界的女人都塞给北冥少玺,换北冥茜茜。

季安安无奈,从leo的怀里接过小婴儿,微笑地看着SANA:“这么早又要出去?”

“你说,我学个什么乐器,才能突出我这优雅、端庄,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气质?!”SANA看了季安安一眼,摆了个风情万种的POSS。

季安安还没开口,SANA急忙补充道:“不要太复杂,最好能速成的……我懒。”

Leo凉飕飕看了一眼:“木鱼。”

SANA:“……”

二十五岁的维尔意气风发地从楼上下来,没看出来,年轻时候的他,眼睛是眼睛、鼻子是鼻子,朝SANA靠近了几步:“SANA小姐这清新脱俗的气质怎么能学木鱼,我看小提琴、钢琴……都配不上你的优雅。”

SANA挑了挑眉:“那些太难了。”

“我认为,SANA小姐这手就是最完美的艺术品,在空中一挥就是动听的乐曲,这歌喉犹如天籁,听你说话都是一种享受……”

SANA笑很灵动:“油嘴滑舌。”

“SANA小姐去哪,我送你。”维尔快速地黏了上去,“你说你喜欢强壮的男人,我这最有名的巧克力色腹肌……可以劈出两室一厅住进去……”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