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1/3)页
阎霆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寒意凛然,幽暗的眼睛里可见正在翻腾的怒气。


“真要我挑断你的脚筋,打断你的蛇骨,给你戴上宠物环,关在狭小的笼子里?嗯?”


乃箬被吓得浑身僵冷,长卷的睫羽颤了颤,说话声弱得可怜:“主人,不要…”


看着乃箬被自己吓到了,阎霆脸上的怒气转眼消失殆尽,眼里散发出少许柔情和纵容,他抬手将乃箬额前的碎发拨弄到脑后,声音因为过于轻柔而发哑:“不许再逃了。”


其他星系的人已经盯上乃箬了,乃箬要是再乱跑的话,很有可能会落入那些人手中,到时候阎霆将付出什么代价,才可以换回他的蛇宝?


沉默了良久后,阎霆又再次开口说了上面那句话,不过这次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乞求:“不要再逃了。”


乃箬在阎霆心里的重要性,不可估量。


阎霆爱他的蛇宝,疯狂地爱着,但是他不能说,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他必须伪装起来,将那份爱包裹住,隐藏好,绝不能让其他星系的人发现。


听着主人那近似哀求的口吻,乃箬心口莫名的酸涩又莫名的满足:“主人,您爱乃箬吗?”


只要主人哪怕说一个爱字,乃箬都会死心塌地地留下来。


阎霆并没有给乃箬答复,而是说起了一些不相关的话:“等有空带你回c137上玩。”


乃箬知道主人是在故意逃避,可主人为什么要逃避呢,是不愿意说,还是不能说。


晚上,等主人睡着后,乃箬爬起来,露出藏在牙龈膜里的两颗尖细的毒牙,朝着主人脖颈上咬了一口。


毒牙刺破皮肤,扎进肉里,接着乃箬再通过毒牙,把神经毒素注射进主人的身体里。


少量毒液可以让主人暂时性昏迷,但不会致死。


注射完毒液后,乃箬将自己的毒牙拔出来,末了还帮主人舔舔伤口。


静等了几分钟,等蛇毒发作了,乃箬才用自己的蛇尾巴缠住主人的身体,一圈一圈地缠住,并不断收紧。


乃箬好想将主人的骨头勒碎,再将主人整个吞入腹中,慢慢消化……


可是主人太大块了,乃箬吞不下。


而且乃箬更喜欢活着的主人。


乃箬渐渐放开了自己的蛇尾巴,他也怕真的把主人给勒死了。


随即乃箬变出双腿,然后把腿分开,跨坐在主人腰腹上。


乃箬和主人在一起十几年,但是他们两个一次都没有交配过。


以前不交配,是因为乃箬还太小了,但现在,乃箬已经长大了,也成熟了,可以吃了。


但主人好像还是不打算跟乃箬交配,平时的时候也就亲亲嘴,摸摸尾巴,别的就没干过了,就偶尔有几次会想要闻乃箬的‘腺体’。


趁着主人现在中了蛇毒昏迷了,乃箬也大胆了起来,主动将蛇尾巴伸到了主人嘴边,再将藏在鳞片下‘腺体’露出来:“主人,求你标记乃箬……”


阎霆闻到乃箬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了,身体本能地做出了反应,一口咬住了那两颗小肉球。


乃箬反应慢了一步,没得及收回来,真的被咬到了。


娇气的蛇宝哭了:“呜…”


其实乃箬只是想逗主人玩而已,没想到真被咬了。


翌日,等身体里蛇毒差不多被代谢完了,阎霆才醒过来,醒过来时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。


本来早上是有一场星际会议需要参加的,但他却因为睡过头了,而没有去成,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
阎霆扶着自己还有些酸胀的脑子从床上爬起来,穿戴整齐后,就在隔壁房间里,用光脑联系其他议员,开了一个简单的会议。


议员a:“指挥官大人,c137上能利用的资源并不多,如果为了这么一颗星球而开战的话,是不是太亏了。”


议员b:“c137并不存在暗物质,只有少量能源石,这点能源石,还不够让飞船发射等离子波,确实是没有太大必要去争夺这颗星球。”


议员c:“一旦开战了,星际难民的数量也会随之增多,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
等他们碎碎念完了之后,一直沉默的阎霆才发话: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别人占领c137。”


那是乃箬的故乡,阎霆誓死都要守护。





阎霆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寒意凛然,幽暗的眼睛里可见正在翻腾的怒气。


“真要我挑断你的脚筋,打断你的蛇骨,给你戴上宠物环,关在狭小的笼子里?嗯?”


乃箬被吓得浑身僵冷,长卷的睫羽颤了颤,说话声弱得可怜:“主人,不要…”


看着乃箬被自己吓到了,阎霆脸上的怒气转眼消失殆尽,眼里散发出少许柔情和纵容,他抬手将乃箬额前的碎发拨弄到脑后,声音因为过于轻柔而发哑:“不许再逃了。”


其他星系的人已经盯上乃箬了,乃箬要是再乱跑的话,很有可能会落入那些人手中,到时候阎霆将付出什么代价,才可以换回他的蛇宝?


沉默了良久后,阎霆又再次开口说了上面那句话,不过这次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乞求:“不要再逃了。”


乃箬在阎霆心里的重要性,不可估量。


阎霆爱他的蛇宝,疯狂地爱着,但是他不能说,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他必须伪装起来,将那份爱包裹住,隐藏好,绝不能让其他星系的人发现。


听着主人那近似哀求的口吻,乃箬心口莫名的酸涩又莫名的满足:“主人,您爱乃箬吗?”


只要主人哪怕说一个爱字,乃箬都会死心塌地地留下来。


阎霆并没有给乃箬答复,而是说起了一些不相关的话:“等有空带你回c137上玩。”


乃箬知道主人是在故意逃避,可主人为什么要逃避呢,是不愿意说,还是不能说。


晚上,等主人睡着后,乃箬爬起来,露出藏在牙龈膜里的两颗尖细的毒牙,朝着主人脖颈上咬了一口。


毒牙刺破皮肤,扎进肉里,接着乃箬再通过毒牙,把神经毒素注射进主人的身体里。


少量毒液可以让主人暂时性昏迷,但不会致死。


注射完毒液后,乃箬将自己的毒牙拔出来,末了还帮主人舔舔伤口。


静等了几分钟,等蛇毒发作了,乃箬才用自己的蛇尾巴缠住主人的身体,一圈一圈地缠住,并不断收紧。


乃箬好想将主人的骨头勒碎,再将主人整个吞入腹中,慢慢消化……


可是主人太大块了,乃箬吞不下。


而且乃箬更喜欢活着的主人。


乃箬渐渐放开了自己的蛇尾巴,他也怕真的把主人给勒死了。


随即乃箬变出双腿,然后把腿分开,跨坐在主人腰腹上。


乃箬和主人在一起十几年,但是他们两个一次都没有交配过。


以前不交配,是因为乃箬还太小了,但现在,乃箬已经长大了,也成熟了,可以吃了。


但主人好像还是不打算跟乃箬交配,平时的时候也就亲亲嘴,摸摸尾巴,别的就没干过了,就偶尔有几次会想要闻乃箬的‘腺体’。


趁着主人现在中了蛇毒昏迷了,乃箬也大胆了起来,主动将蛇尾巴伸到了主人嘴边,再将藏在鳞片下‘腺体’露出来:“主人,求你标记乃箬……”


阎霆闻到乃箬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了,身体本能地做出了反应,一口咬住了那两颗小肉球。


乃箬反应慢了一步,没得及收回来,真的被咬到了。


娇气的蛇宝哭了:“呜…”


其实乃箬只是想逗主人玩而已,没想到真被咬了。


翌日,等身体里蛇毒差不多被代谢完了,阎霆才醒过来,醒过来时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。


本来早上是有一场星际会议需要参加的,但他却因为睡过头了,而没有去成,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
阎霆扶着自己还有些酸胀的脑子从床上爬起来,穿戴整齐后,就在隔壁房间里,用光脑联系其他议员,开了一个简单的会议。


议员a:“指挥官大人,c137上能利用的资源并不多,如果为了这么一颗星球而开战的话,是不是太亏了。”


议员b:“c137并不存在暗物质,只有少量能源石,这点能源石,还不够让飞船发射等离子波,确实是没有太大必要去争夺这颗星球。”


议员c:“一旦开战了,星际难民的数量也会随之增多,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
等他们碎碎念完了之后,一直沉默的阎霆才发话: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别人占领c137。”


那是乃箬的故乡,阎霆誓死都要守护。





阎霆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寒意凛然,幽暗的眼睛里可见正在翻腾的怒气。


“真要我挑断你的脚筋,打断你的蛇骨,给你戴上宠物环,关在狭小的笼子里?嗯?”


乃箬被吓得浑身僵冷,长卷的睫羽颤了颤,说话声弱得可怜:“主人,不要…”


看着乃箬被自己吓到了,阎霆脸上的怒气转眼消失殆尽,眼里散发出少许柔情和纵容,他抬手将乃箬额前的碎发拨弄到脑后,声音因为过于轻柔而发哑:“不许再逃了。”


其他星系的人已经盯上乃箬了,乃箬要是再乱跑的话,很有可能会落入那些人手中,到时候阎霆将付出什么代价,才可以换回他的蛇宝?


沉默了良久后,阎霆又再次开口说了上面那句话,不过这次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乞求:“不要再逃了。”


乃箬在阎霆心里的重要性,不可估量。


阎霆爱他的蛇宝,疯狂地爱着,但是他不能说,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他必须伪装起来,将那份爱包裹住,隐藏好,绝不能让其他星系的人发现。


听着主人那近似哀求的口吻,乃箬心口莫名的酸涩又莫名的满足:“主人,您爱乃箬吗?”


只要主人哪怕说一个爱字,乃箬都会死心塌地地留下来。


阎霆并没有给乃箬答复,而是说起了一些不相关的话:“等有空带你回c137上玩。”


乃箬知道主人是在故意逃避,可主人为什么要逃避呢,是不愿意说,还是不能说。


晚上,等主人睡着后,乃箬爬起来,露出藏在牙龈膜里的两颗尖细的毒牙,朝着主人脖颈上咬了一口。


毒牙刺破皮肤,扎进肉里,接着乃箬再通过毒牙,把神经毒素注射进主人的身体里。


少量毒液可以让主人暂时性昏迷,但不会致死。


注射完毒液后,乃箬将自己的毒牙拔出来,末了还帮主人舔舔伤口。


静等了几分钟,等蛇毒发作了,乃箬才用自己的蛇尾巴缠住主人的身体,一圈一圈地缠住,并不断收紧。


乃箬好想将主人的骨头勒碎,再将主人整个吞入腹中,慢慢消化……


可是主人太大块了,乃箬吞不下。


而且乃箬更喜欢活着的主人。


乃箬渐渐放开了自己的蛇尾巴,他也怕真的把主人给勒死了。


随即乃箬变出双腿,然后把腿分开,跨坐在主人腰腹上。


乃箬和主人在一起十几年,但是他们两个一次都没有交配过。


以前不交配,是因为乃箬还太小了,但现在,乃箬已经长大了,也成熟了,可以吃了。


但主人好像还是不打算跟乃箬交配,平时的时候也就亲亲嘴,摸摸尾巴,别的就没干过了,就偶尔有几次会想要闻乃箬的‘腺体’。


趁着主人现在中了蛇毒昏迷了,乃箬也大胆了起来,主动将蛇尾巴伸到了主人嘴边,再将藏在鳞片下‘腺体’露出来:“主人,求你标记乃箬……”


阎霆闻到乃箬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了,身体本能地做出了反应,一口咬住了那两颗小肉球。


乃箬反应慢了一步,没得及收回来,真的被咬到了。


娇气的蛇宝哭了:“呜…”


其实乃箬只是想逗主人玩而已,没想到真被咬了。


翌日,等身体里蛇毒差不多被代谢完了,阎霆才醒过来,醒过来时,已经是中午时分了。


本来早上是有一场星际会议需要参加的,但他却因为睡过头了,而没有去成,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
阎霆扶着自己还有些酸胀的脑子从床上爬起来,穿戴整齐后,就在隔壁房间里,用光脑联系其他议员,开了一个简单的会议。


议员a:“指挥官大人,c137上能利用的资源并不多,如果为了这么一颗星球而开战的话,是不是太亏了。”


议员b:“c137并不存在暗物质,只有少量能源石,这点能源石,还不够让飞船发射等离子波,确实是没有太大必要去争夺这颗星球。”


议员c:“一旦开战了,星际难民的数量也会随之增多,这并不是一个好的结果。”


等他们碎碎念完了之后,一直沉默的阎霆才发话:“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别人占领c137。”


那是乃箬的故乡,阎霆誓死都要守护。



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