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
点击下载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第(2/3)页
乃箬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,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很精细地养护着,再加上没有戴宠物环,根本没有人看得出他只是个宠物。


那些难民也不相信乃箬是个宠物:“你真的不是指挥官夫人吗?”


指挥官夫人?乃箬这辈子都不敢肖想。


乃箬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上,闷声哽咽说:“是宠物。”


那些难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,随即开始商量,本来他们是打算用乃箬来要挟那位指挥官的,但乃箬的身份显然还不够格。


看着还在发抖的乃箬,难民头子考虑了一下说:“把他放了吧,反正他也没多大用处。”


一只小小的宠物,根本没办法威胁到那位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指挥官大人。


另外一个难民对着乃箬那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身子,吞了吞口水说:“还是留下来吧,这么个顶级尤物,全宇宙都找不出第二个。”


眼前这个小少年美到让人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喘,就怕亵渎了这一份美,他只需要站在那,什么都不需要做,就能吸引到全部人的瞩目,让人为他心动,为他痴狂。


难民头子倒是很疑惑,他弯下腰,凑到乃箬面前,啧啧了两声问:“那位指挥官大人也太暴殄天物了,居然只是拿你当宠物养,都没对你做过什么吗?”


乃箬都没有被标记,这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就是个宠物,而并非是什么指挥官夫人。


面对眼前这个难民头子带有轻蔑意味的询问,乃箬两只小手紧紧攥成拳头,被主人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。


手心里传来的痛感,让乃箬疼得眼泛水光,泪水在眼眶里打两个转,最后落入了衣襟里。


之后那些难民又开始商量起来了,到底是放乃箬走,还是把乃箬给留下来。


正当他们商量的时候,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被蓝色激光给融化掉了,紧接着两排穿着白色制服的军人从左右两边井然有序地走进来,将仓库里的这些难民们团团围住。


乃箬扬起一张被泪水打湿的小脸,朝着门口望去,只看到有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背光在站那。


由于是背光所以看不清脸,但乃箬知道那人他的主人。


在一大群难民中,阎霆一眼就找准了乃箬的位置。


看着乃箬坐在地上哭,阎霆立即迈动穿着皮质的长筒军靴的脚,他的脚步看似轻缓,实则却很慌乱地往乃箬这边走了过去。


见主人过来了,乃箬并没有迎上去,反而在一点点往后爬。


虽然乃箬往后爬的动作很暂短,但还是被阎霆注意到了。


阎霆大步走过去后,一把将他的蛇宝捞住,不给蛇宝逃跑的机会。


阎霆用指腹轻柔地在蛇宝带着湿意的眼角上摩娑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
爱是藏不住的,会流露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里。


稍微多观察一下就能看出,这位指挥官大人明明满眼都是爱意呀。


难民头子觉得自己就不该信乃箬只是个宠物这种话,他就该把乃箬绑起来,然后去威胁指挥官大人,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。


难民头子跪在地上,用膝盖行走,慢慢挪到阎霆脚边,语气很恭敬:“指挥官大人,我们并没有对您的爱宠下手,我们只想要一个合法的身份,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颗星球上,求您,宽恕我们吧。”


说完,难民头子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个头,后面那些难民也都开始跪下来磕头,他们要的不多,仅仅只想要求得一点生存空间。


要是以前,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机会见到指挥官大人的面,这回还得亏了乃箬,他们才能见到传闻中的指挥官大人,可以当面来求。


他们哪怕是稍微对乃箬动了一点手,让乃箬受了一点小伤,阎霆都会对他们赶尽杀绝,但好在他们没有动手,乃箬还是完好无损的。


阎霆拖着乃箬的臀,将他的蛇宝整个抱起,问:“想要我宽恕他们吗?”


此话一出,所以难民都将希冀的目光投在了乃箬身上。


但乃箬心里根本不想着为这群难民求情,他只想要留下来,也当个难民。


心里这么想,嘴上也确实这么问了:“主人,乃箬可以留下吗?”


阎霆冷峻的脸上,寒意渗人:“屁股想挨打吗?”





乃箬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,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很精细地养护着,再加上没有戴宠物环,根本没有人看得出他只是个宠物。


那些难民也不相信乃箬是个宠物:“你真的不是指挥官夫人吗?”


指挥官夫人?乃箬这辈子都不敢肖想。


乃箬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上,闷声哽咽说:“是宠物。”


那些难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,随即开始商量,本来他们是打算用乃箬来要挟那位指挥官的,但乃箬的身份显然还不够格。


看着还在发抖的乃箬,难民头子考虑了一下说:“把他放了吧,反正他也没多大用处。”


一只小小的宠物,根本没办法威胁到那位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指挥官大人。


另外一个难民对着乃箬那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身子,吞了吞口水说:“还是留下来吧,这么个顶级尤物,全宇宙都找不出第二个。”


眼前这个小少年美到让人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喘,就怕亵渎了这一份美,他只需要站在那,什么都不需要做,就能吸引到全部人的瞩目,让人为他心动,为他痴狂。


难民头子倒是很疑惑,他弯下腰,凑到乃箬面前,啧啧了两声问:“那位指挥官大人也太暴殄天物了,居然只是拿你当宠物养,都没对你做过什么吗?”


乃箬都没有被标记,这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就是个宠物,而并非是什么指挥官夫人。


面对眼前这个难民头子带有轻蔑意味的询问,乃箬两只小手紧紧攥成拳头,被主人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。


手心里传来的痛感,让乃箬疼得眼泛水光,泪水在眼眶里打两个转,最后落入了衣襟里。


之后那些难民又开始商量起来了,到底是放乃箬走,还是把乃箬给留下来。


正当他们商量的时候,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被蓝色激光给融化掉了,紧接着两排穿着白色制服的军人从左右两边井然有序地走进来,将仓库里的这些难民们团团围住。


乃箬扬起一张被泪水打湿的小脸,朝着门口望去,只看到有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背光在站那。


由于是背光所以看不清脸,但乃箬知道那人他的主人。


在一大群难民中,阎霆一眼就找准了乃箬的位置。


看着乃箬坐在地上哭,阎霆立即迈动穿着皮质的长筒军靴的脚,他的脚步看似轻缓,实则却很慌乱地往乃箬这边走了过去。


见主人过来了,乃箬并没有迎上去,反而在一点点往后爬。


虽然乃箬往后爬的动作很暂短,但还是被阎霆注意到了。


阎霆大步走过去后,一把将他的蛇宝捞住,不给蛇宝逃跑的机会。


阎霆用指腹轻柔地在蛇宝带着湿意的眼角上摩娑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
爱是藏不住的,会流露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里。


稍微多观察一下就能看出,这位指挥官大人明明满眼都是爱意呀。


难民头子觉得自己就不该信乃箬只是个宠物这种话,他就该把乃箬绑起来,然后去威胁指挥官大人,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。


难民头子跪在地上,用膝盖行走,慢慢挪到阎霆脚边,语气很恭敬:“指挥官大人,我们并没有对您的爱宠下手,我们只想要一个合法的身份,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颗星球上,求您,宽恕我们吧。”


说完,难民头子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个头,后面那些难民也都开始跪下来磕头,他们要的不多,仅仅只想要求得一点生存空间。


要是以前,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机会见到指挥官大人的面,这回还得亏了乃箬,他们才能见到传闻中的指挥官大人,可以当面来求。


他们哪怕是稍微对乃箬动了一点手,让乃箬受了一点小伤,阎霆都会对他们赶尽杀绝,但好在他们没有动手,乃箬还是完好无损的。


阎霆拖着乃箬的臀,将他的蛇宝整个抱起,问:“想要我宽恕他们吗?”


此话一出,所以难民都将希冀的目光投在了乃箬身上。


但乃箬心里根本不想着为这群难民求情,他只想要留下来,也当个难民。


心里这么想,嘴上也确实这么问了:“主人,乃箬可以留下吗?”


阎霆冷峻的脸上,寒意渗人:“屁股想挨打吗?”





乃箬身上半点伤痕都没有,一看就知道是被人很精细地养护着,再加上没有戴宠物环,根本没有人看得出他只是个宠物。


那些难民也不相信乃箬是个宠物:“你真的不是指挥官夫人吗?”


指挥官夫人?乃箬这辈子都不敢肖想。


乃箬把头埋在自己膝盖上,闷声哽咽说:“是宠物。”


那些难民们互相对视了一眼,随即开始商量,本来他们是打算用乃箬来要挟那位指挥官的,但乃箬的身份显然还不够格。


看着还在发抖的乃箬,难民头子考虑了一下说:“把他放了吧,反正他也没多大用处。”


一只小小的宠物,根本没办法威胁到那位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指挥官大人。


另外一个难民对着乃箬那散发着甜美气息的身子,吞了吞口水说:“还是留下来吧,这么个顶级尤物,全宇宙都找不出第二个。”


眼前这个小少年美到让人屏住呼吸,大气都不敢喘,就怕亵渎了这一份美,他只需要站在那,什么都不需要做,就能吸引到全部人的瞩目,让人为他心动,为他痴狂。


难民头子倒是很疑惑,他弯下腰,凑到乃箬面前,啧啧了两声问:“那位指挥官大人也太暴殄天物了,居然只是拿你当宠物养,都没对你做过什么吗?”


乃箬都没有被标记,这已经说明了一切,他就是个宠物,而并非是什么指挥官夫人。


面对眼前这个难民头子带有轻蔑意味的询问,乃箬两只小手紧紧攥成拳头,被主人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。


手心里传来的痛感,让乃箬疼得眼泛水光,泪水在眼眶里打两个转,最后落入了衣襟里。


之后那些难民又开始商量起来了,到底是放乃箬走,还是把乃箬给留下来。


正当他们商量的时候,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被蓝色激光给融化掉了,紧接着两排穿着白色制服的军人从左右两边井然有序地走进来,将仓库里的这些难民们团团围住。


乃箬扬起一张被泪水打湿的小脸,朝着门口望去,只看到有个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背光在站那。


由于是背光所以看不清脸,但乃箬知道那人他的主人。


在一大群难民中,阎霆一眼就找准了乃箬的位置。


看着乃箬坐在地上哭,阎霆立即迈动穿着皮质的长筒军靴的脚,他的脚步看似轻缓,实则却很慌乱地往乃箬这边走了过去。


见主人过来了,乃箬并没有迎上去,反而在一点点往后爬。


虽然乃箬往后爬的动作很暂短,但还是被阎霆注意到了。


阎霆大步走过去后,一把将他的蛇宝捞住,不给蛇宝逃跑的机会。


阎霆用指腹轻柔地在蛇宝带着湿意的眼角上摩娑:“有没有受伤?”


爱是藏不住的,会流露在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里。


稍微多观察一下就能看出,这位指挥官大人明明满眼都是爱意呀。


难民头子觉得自己就不该信乃箬只是个宠物这种话,他就该把乃箬绑起来,然后去威胁指挥官大人,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。


难民头子跪在地上,用膝盖行走,慢慢挪到阎霆脚边,语气很恭敬:“指挥官大人,我们并没有对您的爱宠下手,我们只想要一个合法的身份,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颗星球上,求您,宽恕我们吧。”


说完,难民头子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个头,后面那些难民也都开始跪下来磕头,他们要的不多,仅仅只想要求得一点生存空间。


要是以前,他们这些人根本没机会见到指挥官大人的面,这回还得亏了乃箬,他们才能见到传闻中的指挥官大人,可以当面来求。


他们哪怕是稍微对乃箬动了一点手,让乃箬受了一点小伤,阎霆都会对他们赶尽杀绝,但好在他们没有动手,乃箬还是完好无损的。


阎霆拖着乃箬的臀,将他的蛇宝整个抱起,问:“想要我宽恕他们吗?”


此话一出,所以难民都将希冀的目光投在了乃箬身上。


但乃箬心里根本不想着为这群难民求情,他只想要留下来,也当个难民。


心里这么想,嘴上也确实这么问了:“主人,乃箬可以留下吗?”


阎霆冷峻的脸上,寒意渗人:“屁股想挨打吗?”




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通知:以后所有免费在线网站都要关闭,请下载小说app客户端阅读立即下载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